Skip to main content

美国次贷危机,买单的是中国老百姓(转载)

2021年11月13日 09:45:405百度已收录

被迫三折卖股 建行交"学费"农行学到什么?

  2008年05月30日 来源:中国经济网 林磊

   中国建设银行27日发布公告,该行日前收到美国银行通知,根据美国银行与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协议行使认购期权,美银将以每股约2.42港币的行权价格从汇金公司购买60亿股建行H股。这意味着市价近7港币的股票,竟然可以2.42港币买到60亿股,折价率高达63.60%。国内立即掀起了责问“贱卖”的舆论巨浪,国人痛心之余不禁追问,我们的银行业怎么就会面临如此惨重的损失?而这也给正在经历股改历程的农行敲响了警钟,在引入战略投资者时,监管部门和银行是否应该慎之又慎?

   建行三大失误酿成今日损失

   作为美国第二大商业银行,美国银行对建行的投资环环相扣,堪称“天衣无缝”。而建行在引入战略投资者飞谈判中,种种未成料到的失误直接埋下了眼睁睁看人获取套利机会的伏笔。

   不堪舆论压力自乱阵脚

   四五年前,当中国银行业改制并吸引境外投资者时,国际信用评级公司和投资银行一致唱空中国银行业,称中资银行不良贷款包袱太重、管理效率低下、投资风险过高。面对加入WTO承诺日益迫近,中资银行急需改革体制、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以提高竞争力。外资机构借机获得了相当优厚的入股价。可以说,境外投资者在入场之初就取得了相当的优势地位。这既源于某些外资的居心叵测,也是改革之初,监管层和银行业在试水时缺乏经验,没有完全摸清楚业内外真是情况使然。

   判断预期不够自信

   虽然,按双方最初的协议,美国银行接受了汇金方面提出的行权价格随时间变化“水涨船高”的建议。但是,由于最初的“水位”偏低于真是的预期,而“涨水”的幅度又大大落后于上市后股价的涨幅。近几年来,国内银行业快速发展,不但从资本构成上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盈利的能力更是稳步提升。同时,人民币的不断升值,银行业的资产也相应大幅升值,所有这些建行似乎都缺乏预见。这说明,我们自身对于银行发展的未来不够自信,对于市场的预期判断的不客观和准确。

   缺乏预见准备不足

   同时,受到全球次贷危机的影响,美国的银行业遭受了巨大的损失,面临资金短期的困境,这些战略投资者很难抵御认购期权和市场套利的巨利诱惑。一旦发生这样的突发状况,如今作为银行自身,根本没有做好相应的心理与应对的切实准备。

   可以说,美国银行开启的此次套利之旅,早在3年之前便打下伏笔,但当时,我们的银行业没有对可能发生套利行为有丝毫的防范,甚至预见。

   巨额“学费”教会了农行什么?

   2008年是农行股改年,农行正围绕股改进行各项准备工作,有望在近期内完成注资、剥离、挂牌等一系列工作,进入IPO。美国银行本次低价增持再度引起中国金融资产“贱卖”的争议,有网民称,美国银行在次贷危机中遭受的损失正好拿建行的投资收益去补窟窿,这也引起更多人对于农行的股改上市的关心,希望农行能避免建行的“覆辙”。

   算清家底

   目前,农行在进行全面外部审计、清产核资的基础上,正在推进财务重组。借鉴建行的这次的经历,农行应当扎实的练好内功,更加全面客观的掌握自身的情况,也就才能掂量清自己的分量。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有力的谈判筹码,在引进战略投资者的谈判中占据主动。

   善用时机

   其次,要学会观察国内外的经济形式,充分利用有利时机,将资产的效益发挥到最大化。对于各式各样的分析评价,特别是境外某些利益集团所发表的意见,既要主动认真的倾听,更要把握住清醒的头脑,在了解自身的基础上,全面的看待不同的声音。

   备好“锦囊”

   事先做好一定的准备工作,预备应对突发事件的切实可行的预案。凡事预则立,对于可能发生的情况要尽可能的有所预见,并立订系统的应急预案,这对风险的防范和化解将有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农行的股改还面临一系列的问题,存在大量的风险隐患,瞭望好风险,预备好“锦囊”才可能避开建行所走的老路。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研究员李永森表示:“我相信通过建行的教训,农业银行今后引入外资时,其价格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低了。”更有甚者表示,几年来,我国的银行业改革成效显著,几家银行的盈利能力大幅上升,现在的情况十分有利于提高农行的估值,农行在引进战略投资者的谈判中多半会处于优势地位。

   需要指出的是,境外的战略投资者可以利用某些中国的银行业在股改之初的漏洞,获取了巨大的套利空间,这是市场的短期行为,需要我们力争去避免。但从长远来讲,战略投资者未来是否会减持或者出售手中的股份,最终还要看他们对于中国银行业将来发展的判断,看我们的银行业能否在实战中成熟起来,学会规避市场中潜在的各种风险,适应全球化的市场竞争。 美国银行逾千亿港元套利 建行三折卖股之谜

  2008年05月29日 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小明

    市价近7港币的股票,竟然可以2.42港币就买到了,而且是一下子买60亿股……

    5月27日晚间,建设银行(00939.HK,601939.SH)一纸公告让传奇变为现实。公告称,该行日前已收到美国银行通知,后者将于6月5日前向中央汇金公司购入60亿股H股。

  双方交易的价格将是2.42港币,而当日收盘,建设银行的H股股价已达6.65港币。折价率高达63.60%。

    回溯三年前美国银行与汇金公司签署的《股份及期权认购协议》,美国银行还将在未来的时间中,以不超过2.78港币的价格,继续购买195.8亿股建设银行股份。

    按现时H股市价,美国银行将在这一系列的行权中累计套得逾千亿港元的无风险收益。

    那么,建行三折卖股谜底究竟何在?

    三年前的伏笔

    可以说,美国银行开启的此次套利之旅,早在3年前便打下伏笔。

    2005年,建设银行在“A+H”上市之前,陆续与美国银行与淡马锡建立战略性关系,目的是通过国际战略资本的引入,将该行转型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商业银行。

    战略合作的基础,依然是资本的引入。2005年6月17日,建设银行与美国银行订立一份投资协议及一份战略性协助协议,根据该等协议,美国银行同意于全球发售中购入建行部分股份,并在建行若干业务范畴向其提供战略性协助。

    之后不久的2005年8月29日,作为建行大股东的汇金公司又与美国银行订立股份及期权收购协议。

    按协议,一方面,美国银行向汇金公司购入建设银行股份174.82亿股(相等于全球发售前建行在外流通股份的9.0%),该等股份将于全球发售完成后转换为H股。

    另一方面,汇金公司向美国银行授出一项认购期权,赋予美国银行向汇金公司购入总数相等于截至全球发售结束日期止建行已发行及在外流通股份19.9% 的建设银行H股(已扣减美国银行截至当日止已拥有的任何股份)的权利。这部分认购期权须待惯常条件(包括取得任何必需的同意)达成后方可行使,且在送达一封列明期权行使所涉股份数目的通知书后方会生效,且毋须获中国监管机构的额外批准。

    换言之,作为建行最大战略投资者的美国银行,在最初通过支付25亿美元现金购入9.0%建行股权之后,还获得了最高入股该行19.9%上限的权利。按双方当初的协议,这笔认购期权可于全球发售结束日期后随时全部或部分行使,并于2011年3月1日到期。

    但接下来的事实是,美国银行除了按约定在当年10月27日建行上市日,继续购入少量H股之后,在之后近3年中并未行使任何期权,直到近期,其名下建行股份仍维持在191.33亿股。

    按双方最初的协议,美国银行接受了汇金方面提出的行权价格随时间变化“水涨船高”的建议。双方约定,2007年8月29日之前美国银行的行权价均为全球发售项下的每股发售价,这日之后增加至招股价的103.00%;2008年8月29日或之后再度加至招股价的107.12%;2009年8月29日或之后再度加至招股价的112.48%;2010年8月29日或之后则加至118.10%。

    按2.35港币的建行招股价,上述比例分别对应每股2.42港币、2.52港币、2.64港币和2.78港币的行权价。

    除此之外,双方在协议中还约定,最终的行权价将不低于当时建行每股账面值的1.2倍。

    一位曾参与当初双方谈判的某海外投行人士告诉记者,双方做此约定的基础,是考虑建行的股价后市的上涨幅度,即,上市日至2007年8月29日上涨3%,之后三年的涨幅分别为4%、5%和5%。

    但建行上市后的受追捧程度显然远远超越了谈判者的预期,自2005年10月27日上市,到首个行权价变动时间点的2007年8月28日,该行的股价在约450个交易日中已大幅上涨了159.57%,报于6.10港币。

    至2007年10月30日,建行H股股价更在“北水南下”的强烈追捧下一度冲高至8.97港币,这已较同期的可行权的认购价(2.52港币)高出270.58%。

    建设银行的“学费”

    按上述曾参与建行引入战略投资者谈判的投行人士说法,如今看来相当“实惠”的行权价格,这在双方最初的谈判中应是有所预料的。但最终选择这样的形式,实际上还是来自美国银行作为其主要战略投资者的定位,可理解为“学费的价格”。

    按建行招股书中的披露,双方曾签订一份独家协议,美国银行在风险管理、公司治理及管理等7个领域向建行提供战略性协助,并为此向后者派驻约50名人员。

    对照建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处于相对次要位置的淡马锡,上述人士更认为,上述丰厚许多的协助职能也是美国银行最终独家获得入股之外的认股期权的重要原因。

    然而时光流转,近一年间美国本土引发的次按风暴,也让美国银行未能豁免。按该行2008年1月发布的数据,其次按减记已高达52.8亿美元,并拖累2007年盈利急跌95%。而之前的2007年12月,其董事局 兼首席执行官Ken Lewis也在公开场合表达了部分变现建行股份“自救”的冲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资大行分析师告诉记者,之所以美国银行的减持计划在迄今的数个月中,仍无显著的迹象,取决于两个方面??原有股份的锁定尴尬和认购期权的巨利诱惑。

    按最初双方的协议,美国银行最初与汇金签署协议时及建行H股上市时购入的股份,将被锁定至上市三年后的2008年10月27日。而因行使认购期权而向汇金公司购入任何H股,更被锁定至2011年8月29日。

    “业内都能猜到美国银行的算盘,可以在10月锁定期满后按市价卖出原有的股份,已解其本土业务的燃眉之急;同时加快行权,翻手再以低于市价很多的价格买入,”一位欧洲对冲基金的买方研究员告诉记者,“尽管后者要锁到2011年,但面对超级丰厚的收益,即便从市场拆借资金,也是非常划算的。”

    美林2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更将此戏称做“扔在桌上的钱”,报告称,“即便美国银行维持现有的持股比例,将相当的60亿股在年内卖掉,也将稳赚30亿美金”。

    另一中资背景的大型投行,则对后市美国银行的操作存有期待。该行在一份销售邮件中分析,“美国银行是否会减持建行股份的关键在于其对建行的战略定位,是否满意于10%的持股状态,或希望拥有更多的发言权,达到20%的持股水平。若美国银行利用认购期权进行股份替换,按照目前建行股价6.65港元和行权价2.42港元计算,将套现约103.8亿美元”。

    同时,该行亦推测,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银行的认购成本将上升,因而认为在8月29日之前,美国银行有可能逐步增加期权的行使。

    然而,尽管种种迹象显示,此番美国银行的行使认购期权将加大其10月底抛股的可能性,但海外大行普遍对此表示乐观。美林将这样的消息定义为,创造买入机会的短期弱点。瑞银发布的报告也维持了类似的观点。

    5月28日,建设银行H股依旧维持强势,微涨0.75%,报收于6.70港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