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崇墉:推出优先股是雪上加霜还是福从天降?

2021年11月14日 10:01:2823百度已收录

  去年夏天,在IPO申报闸门戛然而止之时,优先股制度被市场一举托向风口浪尖,被视为是拯救中国股市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一剂良药。今年3月21日,中国证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优先股试点管理办法》可谓是尘埃落定,原先被坊间热捧的优先股也终于得到了正名。

  其实优先股并非万能神丹,它是国外成熟资本市场的一种制度,即今后新股的第一大股东的股权不得超过30%(稍稍减持,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也会被人夺去),多余部分定性为优先股;而今后增发的股权,一律定性为优先股。优先股只在企业破产后优先分得清算财产,无企业决策权、无表决权,也不属于控股股权。

  推出优先股能为浑水一潭的中国股市带来怎样的福音呢?一、优先股使上市公司不得在二级市场抛售,只可在一级市场定向转让,倒逼他们一心兢兢业业搞好企业经营,提高业绩,加强分红,从而提高投资者的回报,否则再融资恐怕无人买账;二、优先股制度解决了新上市公司的业绩迅速变脸问题、锁定期后的大小非减持从而搅乱市场、造成市场恐惧的问题,也遏制了增发潮和增发股解禁后对市场的莫大冲击问题;三、优先股的推出有利于改善公司治理,方便大规模引入机构投资者。

  从这个层面来看,优先股的推出似乎是骑着白马来解救广大股市投资者的,但事实上有些“坏蜀黍”们却躲在幕后笑颜正欢。这些坏蜀黍中首当其冲的是银行。毋容置疑,很多银行的股价已经低于净资产,二级市场再融资已是不可为,作为募集资金的又一种方式,发行优先股可以增强银行融资能力,为其提高业绩留下更多想象的空间。第二位坏蜀黍要属券商。优先股的推出至少让券商增加3条收益路径:企业发行优先股将增加券商承销业务数量和收入,助推企业间的兼并重组有利于增加券商收入,代理优先股买卖可以增加券商的佣金收入。第三位坏蜀黍乃是地产股。近些年一直对拿地狂热不止的地产公司资金链吃紧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地产调控政策的高压和股价跌破净资产的现实(这点地产股可与银行股相偎取暖),使地产上市公司再融资美梦幻灭。优先股无疑为优质地产公司的再融资点燃了一丝生机。

  笔者不禁疑惑:出台优先股政策对坏蜀黍们的利好和对广大股市投资者的利好是互相抵消中和呢,还是前者盖过后者,亦或是后者盖过前者?

  证监会规定不得发行可转换为普通股的优先股,则优先股将来只能由上市公司回收,决定了上市公司不会多发优先股,抑制了上市公司的圈钱动机,从这一点上确实有利于保护投资者利益。但优先股制度能否建立还有一个核心问题有待于解决,那就是优先股利率的设定问题。其利率应该定多少?低了没人要,高了又可能增加上市公司的负担。如果是以当前的无风险利率为参照,又很难顾及未来利率走势的因素。如果为了确保发行成功,现在利率定得相对高一些,那么是否会对股市中存量资金产生挤出效应?所以这些问题都是需要管理层深思熟虑的地方,也是决定着优先股能否落地成功的关键所在。

  所以到目前为止,笔者还无法判断推出优先股对中国股市对中国股民是雪上加霜还是福从天降,还须进一步观察后续一系列完整的优先股政策出台情况才可做定论。“无圆无不圆,无满无不满”。优先股本身无利好利空之说,根本在于管理层制定政策时为了谁的利益的出发点。如果只是借着股改的名义玩弄善巧,变相解救诸多大盘蓝筹资金输血难的问题,而非从高屋建瓴的全局战略角度去梳理厘清股市盘根错节的矛盾,于中国经济长远发展而言、于万千底层股民而言都是一大倒退和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