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银行上市公司发行优先股的理由不能被市场所接受

2021年11月14日 10:05:4916百度已收录

  近段时间,上市公司发行优先股的话题被炒作的沸沸扬扬,一些官员学者甚至将发行优先股神话成了救市的良方。

  静下心来不难发现,在我们的各项法规,交易定价发行规则制定尚未成熟的情况之下,包括证监会已经胸有成竹的告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条件成熟了即可发行优先股”。看来包括我们的证券监管层并没有从盲目启动股市快速扩容,以致导致股市崩盘、随意推出股指期货,融资融券所造成的金融衍生交易工具对股市运作的助涨助跌作用,顺应股市扩容泛滥导致的股市疲态运行方向绵绵阴跌中清醒过来。

  尽人皆知,在股市交易相关品种规则、法规没有发挥约束的市场,资本的逐利手段并不会因此牟利工具启动的监管初衷来发挥稳定市场作用,一定是向着大的市场趋势、环境方向追逐利益的。由此看来,启动优先股发行同样也是在重演拿来主义的做法。

  近期有专家学者公开表态:“银行上市公司发行优先股有利于解决银行资本金不足的问题;”坦言之,银行长期违规放贷、地方政府债台高筑、地产放贷等诸多信贷风险又要由股市解决问题了。且不说此举是否有利于股市的长期健康发展,仅就股市是否是消化不良资产,为银行所有问题买单的地方?在这里市场人士还要质问:我们的银行什么时候资本金充足过?由股市承担补充银行资本金任务合理合法吗?

  新浪财经讯 9月13日消息,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在2013大连达沃斯上表示,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首先是为老百姓服务。但我们的金融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是对不起百姓的。

  李稻葵表示,今天中国国民储蓄率50%,家庭储蓄率30%以上,这么多钱要么去了银行,要么去了股市,但绝大部分时间银行的名义利率低于通货膨胀。多年以来金融业是垄断的,一只手从老百姓手里廉价获得了资金,另外一方面以不是很高的价格贷款给大企业,这是过去三十多年金融的悲剧。

  而对于股市,李稻葵称谁还想今天把大量的钱往股市里扔,除非有内部信息。

  在这里,李教授坦言道出了全体对股市健康发展充满向往的投资者、市场人士、专家学者们的心里话。

  我们没有忘记,2001年正是“同股同价”的鼓噪毁掉了中国股市恢复性上涨牛市的前途。同股真的要同价吗?这个命题的出现要归咎于我们的股市是国际上独一无二的允许上市公司将部分股份优先上市交易的市场。从原理上讲,我们的股市并没有清晰出是上市公司的全部资产中的哪一块资产的股份上市交易的。任何上市公司的所有资产中都会存在相对优劣的内部资产,模糊的资产质量怎么能说都是一个价呢?

  另外,众所周知,上市公司的上市部分股价是由市场炒作溢价率,资本估值差异不同波动产生的,这部分的溢价财富并不属于上市公司所有,上市公司未上市的股份的价格仍然遵循资产质量定价法则制定,这个价格是不能有溢价的,除非有人愿意出溢价购得,否则,这个价格是固定的,是随着公司净资产规模质量确定的。

  显然,在这里“同股同价”之说并不合法,也不能事实存在。“同股同价”其实就是虚高社会资产的游戏,且是欺骗社会,坑害股市投资者的虚假政绩游戏。

  之后的股市扩容泛滥,随意推出股市金融交易衍生品对股市的严重负面作用也一再证明,我们的李教授言之凿凿,依据充分,一语点破了我们股市之所以牛短熊长的根本问题。

  一面是积贫积弱的股市资本状况,一面又是变着法的继续实施各种名目的融资,是谁在摧残我们的股市?是谁在强制伤痕累累的投资者们继续背负上市公司永远没有满足时候的肆意融资?

  毋庸置疑,股市的作用是社会优良资产的助推工具,是社会资本投资于优秀企业,优化社会资产质量,从中获取合法投资收益的交易场所。即:互惠互利,不能偏废。

  我们的股市监管作用长期不到位,监管作用长期被融资规模所取代,所要挟,被长期强制把持话语权,我们的股市怎么能有可能步入法制监管,市场化运作的良性健康发展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