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优先股就是一杯毒酒

2021年11月14日 10:09:3420百度已收录

  优先股对银行来说,是补充资本的又一个好渠道。但优先股本质上是一剂药,不是保健品,更不是食品。引得众多银行抢食,这很不正常。在存款利率未市场化之前,优先股更是一杯毒酒。

  第一,优先股必然推高存款利率,抬高银行业的整体经营成本

  目前社保、保险、基金等大额资金供方,不少已在银行享受6%--8%的同业协议存款利率。更有长期、大额的协议存款利率甚至高达9%。

  如果A银行发行优先股,B银行的存款大户很可能动用大额存款认购A银行的优先股。B银行为稳定大额存款,只有两种办法:要么提高该笔该户的存款利率,要么也发行条件相当的优先股,由其认购。为保住本行的大额存款不飞奔他行,博弈的结果,各行都不得不发行数额相当、条件相近的优先股。如此,低成本的存款转换成了高息率的优先股。并且,还引致了其他存款大户的攀比和要挟。最终的结果,就是各银行都不得不普遍提高存款大户的利率。

  上证50除了银行股之外,还有煤炭、电力、房地产等实体企业。如它们也发行优先股,息率可能会更高。同样会吸引银行的存款大户参与。结果也必然会提高整个银行系统的存款利率。这和余额宝的冲击结果是逼迫银行普遍提高存款利率也是一样的逻辑。

  其他非公众公司也可以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其结果一样会抬高银行系统的存款利率。

  银行发行优先股,实际上是将其现有的低息资金转换为高息资金。核心资本扩充了,但经营成本更高了。如果银行想要把提高的成本转嫁给实体经济,必然加大了实体企业的困难,使部分贷款陷入不良的状况中。这对实体经济和银行自身都会带来伤害。

  第二,优先股可能人为造成局部地域的金融风险

  上证50企业可以公开发行优先股,一些非上市公众公司也可以非公开发行优先股。但很多未上市的城市商业银行、农信行、村镇行等,它们并不可以发行优先股来对冲、防范存款飞奔的风险。由于规模较小,如果一些行的存款大户大量动用存款认购优先股,就可能一下子将这些小银行逼入支付困难的绝境,从而引发区域金融风险。如果群众挤兑风起,风险进一步蔓延,很多小银行都会陷入动荡和紧张,甚或整个银行系统都将陷入不安。

  第三,优先股过高的息率不利于国企正在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和产业结构的调整

  为参与国企改革,众多民企等待上市补充资本,但二级市场不振导致了发行受阻。因而发行优先股对很多大中型民企来说就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业内普遍较高的息率又使其无法承受,尤其是工业企业。唯有一些地方仍具有暴利的房地产公司,以前发行的信托产品,息率甚至高达18%的都有,如允许其发优先股,实在是大旱之甘霖!但符合公开发行条件的上市房地产公司太少了,倒是非上市的房地产公司可以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或许更有募资的意义。惊天动地搞出来的优先股,却只能为一部分房企服务,这肯定不是管理层的初衷。

  第四,优先股可能造成相关上市公司二级市场股价波动

  优先股过高的息率,可能导致持有发行企业流通股的机构砸盘置换优先股,从而导致上市公司股价的波动。比如银行股,如果优先股息率达到7%--8%,持有流通股的机构投资者就必然要考虑是否置换优先股。机构投资者必然会综合考虑发行银行明年的增长率和分红率,以决定什么价位持有银行股合算。而决定增长率的是明年的存款利率保护会不会放开?宏观经济形势会不会太过低迷?房地产危机会不会爆发?银行脱媒会不会继续深化?

  更重要的是,一旦有了优先股和明确的收益率,银行二级市场的股价就有了价值标杆,或叫天花板了。只有股价到达一定程度,预期明年的增长率和分红率不低于优先股的息率时,发行优先股的上市公司的股价才能找到合理价位。

  银行患有融资饥渴症是公开的秘密,但发行优先股显然弊大于利。尤其在目前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这就是在抱薪救火,剜肉补疮。最好的办法还是银行自身努力去杠杆、盘存量,改变摊大饼的经营方式吧。近日各银行如箭在弦的发行准备工作突然推后,是银行或银监会认识到了优先股的不妥和危险了吗?

  所以,优先股最好的结局就是不了了之。如果真要发优先股,就一定要大大控制发行家数和数量。不能把优先股当做蛋糕来抢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