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沪港通、优先股,细说A股那些“诱多陷阱”

2021年11月15日 09:36:3326百度已收录

  中国A股从未缺少“诱多陷阱”,如今大有花样翻新,越来越幽默之势。

  唱多的传统模式,投资者早已领教,一般是某些专家力挺大牛,最著名的有两个人,在内地的是李大霄,如果他的预测兑现了,现在上证指数不到5000点,至少也是3000点以上了;在香港的是曹仁超,去年底他再次极乐观地称,A股2014年将上涨70-80%。

  这种唱多由于失灵的次数太多了,效果就不太灵光了。而最近,又出现了一种新的唱多诱多模式,这就借政策来唱多,比如优先股、重组免批和沪港通。凡是出现一个新的政策均被看成利多刺激,而股指也每每反弹配合,真也能烘托出点牛市将至的氛围。

  果真如此吗?非也!比如最新推出的“沪港通”的所谓利好,与赵本山卖拐的“忽悠”有得一比。

  笔者实在看不出“沪港通”是什么利好。有位朋友在微博上打了个比方,挺幽默的:镇领导发话了,A村和B村的人分别可以去对方村的井里打水,于是两个村的人都乐了,说这真是利好啊,我们以后有更多的水可以喝了——沪港通就是这个黑色幽默故事的现实版,可是那么多官员和专家竟然演的像真的一样。

  实际上,倘若深究,沪港通实际对A股是一个重大利空,因为它使得中国内地资本项目开放更进一步了。在当前中国金融危机、人民币贬值预期增强的背景下,流出的资本会多于流入的。

  对于A股更大的隐患是,本来A股已经是7年以来的低位,是相对容易企稳的,但由于香港恒生指数目前居于四年来的高位,约23000点,如果将来恒生股指跌到2011年11月的低点16170点,也要跌去30%;如果跌到2008年10月份低点10676点,将大跌53.5%;如果H股拖累A股同比例下跌,则上证指数将分别跌到1451点和990点。

  同样的,如果中国经济出现大衰退,乃至爆发金融危机,A股大跌,美元兑人民币大幅升值,那么香港经济金融将被撕裂——因为香港经济高度依赖内地,但是港币却与美元是联系汇率,即挂钩美元。届时,香港要么抛弃联系汇率,港币大跌,香港整体价值被严重低估;要么香港政府财政和外汇储备被抽空,财政破产。届时,卷土重来的索罗斯们将两头做空,必将赚的盆满钵满。

  简言之,这个政策是1997年索罗斯梦寐以求的,当时,香港政府在封闭的内地强大支持下,捍卫了联系汇率,令索罗斯铩羽而归。如今,不仅当年索罗斯做空香港所需要的所有条件都已具备,索罗斯们连做空中国的所有条件也基本具备。真正应当举杯庆祝的是索罗斯们,而不是中国和香港的官员们。

  “优先股”也是大忽悠,优先股会将社保、保险等追求安全性的资金吸引到大额交易系统中,这必将减少A股资金流,对A股中小投资者不利。当然,优先股在编入指数的时候,一定会平地拉高股指,相当于“猪肉注水”,这也算是虚幻的“利多”吧。但对于A股流通股来说,是典型的赢了面子(指数)输了底子(股价)。而重组免批又会造就一批亿万富翁,其财富输送的效率将不亚于ST重组,当然,中小股民自然又是输出方。

  政策忽悠倒还不算什么,《人民日报》点名批评安信证券是不专业,不讲政治,实在幽默到累人的地步。先不说人民日报什么时候办了专业的股市研究机构,其水平会超过券商宏观研究名列前茅的安信证券。更值得探讨的是这“不讲政治”——这不等于坐实了很多人讽刺中国股市是“政策市”了吗?这不是承认了中国连股市都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了吗?此文“讲政治的水平”已低到了“不讲政治的水平”,我觉得实在不能代表人民日报的一般水平。

  这种论调更容易让人想起一个成语,叫“掩耳盗铃”、或者还有一个扁鹊见蔡恒公的典故。一个股市的涨跌根本原因还是由宏观经济的趋势、上市公司内在价值和市场制度设计决定的。而不是靠忽悠,或者是不让人说话就能逆转乾坤的。

  中国经济减速、A股日益低迷。根本上讲是过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之故:世界工厂严重透支环境、资源和劳力;大规模低效政府严重透支了民间创造活力;巨大的房地产泡沫严重透支了居民未来消费;巨额购买欧美国债,大手笔的送礼外交严重透支了国民外部积累……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上述问题,重新建立适合中国资源和环境约束条件下的高效发展模式,再造竞争力,而靠忽悠和让人闭嘴来阻止经济下滑,那智商岂不是跟大禹他爹看齐了吗?更显然忘了一句被中国几千年历史证明的真理:防民之口胜于防川。

  俗话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中国A股制度先天畸形,被美国股市证明是非常有效的基础工程——举证责任在辩方和集体诉讼,本人呼吁了13年了,可官员们连“叶公好龙”的兴趣也没有。说白了很简单,因为那是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倚天剑”和“屠龙刀”。

  在中国股市极为脆弱的制度基础上,什么股指期货、融券、转融券、优先股和沪港通之类倒是层出不穷。对了,还有一度席卷散户利益操纵者获取暴利的权证。如此脆弱地基上屋上架屋,头上安头,最后出现A股垮塌的局面也不一定。

  坦率地说,当今中国问题的困局,是过去二三十年代积累下来的,这一届政府或证监会不能负主要责任,也是短期难以力挽狂澜的。但是,至少要有直面现实的勇气吧,至少不要把局面搞得更混乱复杂吧,至少不要再对中小股民“不教而诛”吧。如果连这些起码的功夫都不做,反其道而行之,那人们就有权力怀疑,这种唱多和诱多背后的潜台词——最后诱多一把,忽悠些冤大头接盘,赶紧变现走人。

  虽然如果按照潜台词来解释,倒是上述行为都颇合逻辑了。但笔者还是不愿去相信,仍认为只是无心之失,写下这篇文章,也算是为他们尽点社会公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