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为什么“八股文”值得研究

2021年11月15日 09:58:236百度已收录

上一篇博客末尾,我谈到了该系统研究一下“八股文”,不少网友大摇其头,我觉得应该把自己的论据补充一些,但限于才疏学浅,无法长篇大论,遂引周作人的《论八股文》一截,聊以充数。补充一句,我觉得周作人的观点很有道理。

   下面是周作(部分):

     论 八 股 文

     我查考中国许多大学的国文系的课程,看出一个同样的极大的缺陷,便是没有正式的八股文的讲义。我曾经对好几个朋友提议过,大学里——至少是北京大学应该正式地“读经”,把儒教的重要的经典,例如《易》,《诗》,《书》,一部部地来讲读,照在现代科学知识的日光里,用言语历史学来解释它的意义,用“社会人类学”来阐明它的本相,看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此其一。在现在大家高呼伦理化的时代,固然也未必会有人胆敢出来提倡打倒圣经,即使当日真有“废孔子庙罢其祀”的呼声,他们如没有先去好好地读一番经,那么也还是白呼的。

     我的第二个提议即是应该大讲其八股,因为八股是中国文学史上承先启后的一个大关键,假如想要研究或了解本国文学而不先明白八股文这东西,结果将一无所得,既不能通旧传统之极致,亦遂不能知新的反动的起源。所以,除在文学史大纲上公平地讲过之外,在本科二三年应礼聘专家讲授八股文,每周至少二小时,定为必修科,凡此课考试不及格者不得毕业。这在我是十二分地诚实的提议,但是,呜呼哀哉,朋友们似乎也以为我是以讽刺为业,都认作一种玩笑的话,没有一个肯接受这个条陈。固然,人选困难的确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精通八股的人现在已经不大多了,这些人又未必都适于或肯教,只有夏曾佑先生听说曾有此意,然而可借这位先觉早已归了道山了。

     八股文的价值却决不因这些事情而跌落。它永久是中国文学——不,简直可以大胆一点说中国文化的结晶,无论现在有没有人承认这个事实,这总是不可遮掩的明白的事实。八股算是已经死了,不过,它正如童话里的妖怪,被英雄剁做几块,它老人家整个是不活了,那一块一块的却都活着,从那妖形怪势上面看来,可以证明老妖的不死。

     我们先从汉字看起。汉字这东西与天下的一切文字不同,连日本朝鲜在内:它有所谓六书,所以有象形会意,有偏旁;有所谓四声,所以有平仄。从这里,必然地生出好些文章上的把戏。有如对联,“云中雁”对“鸟枪打”这种对法,西洋人大抵还能了解,至于红可以对绿而不可以对黄,则非黄帝子孙恐怕难以懂得了。有如灯谜,诗钟。再上去,有如律诗,骈文,已由文字的游戏而进于正宗的文学。自韩退之文起八代之衰,化骈为散之后,骈文似乎已交末运,然而不然:八股文生于宋,至明而少长,至清而大成,实行散文的骈文化,结果造成一种比六朝的骈文还要圆熟的散文诗,真令人有观止之叹。而且破题的作法差不多就是灯谜,至于有些“无情搭”显然须应用诗钟的手法才能奏效,所以八股不但是集合古今骈散的菁华,凡是从汉字的特别性质演出的一切微妙的游艺也都包括在内,所以我们说它是中国文学的结晶,实在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虚价。民国初年的文学革命,据我的解释,也原是对于八股文化的一个反动,世上许多褒贬都不免有点误解,假如想了解这个运动的意义而不先明了八股是什么东西,那犹如不知道清朝历史的人想懂辛亥革命的意义,完全是不可能的了。

   引文到此为止。我觉得目前中国学界最大的问题是浮躁,这浮躁的表现之一就是:还不知道研究对象是什么呢,就开始议论,所以往往是人云亦云,天下文章一大抄!没看过《史记》的人,写了泱泱20万字的史记论文,且拿博士学位,当教授,这种人时下简直太多了!先研究研究,再断言它是什么,那才叫严谨的态度!还是老毛的一句话: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