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邓云乡《清代八股文》

2021年11月15日 09:58:386百度已收录

读书笔记NO:3邓云乡《清代八股文》

   八股文是一个神秘的怪物.

   从中学时代,老师和书本就告诉我,八股文太坏了,中国的封建社会的腐朽和保守,以至灭亡,都是八股文造成的。所以在总体印象上,我一直把八股文和中国女人的小脚等同在一起。可是,女人的小脚我见过。我小的时候,村子里还有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脚的确是裹过的,难看到不怎么难看,但走起路来确实不大方便。但是,八股文我们一直在骂它,但到现在,我还从来没见过一篇完整的八股文,它到底丑到什么样子我也无从知道。所以,我一直想找到这方面的资料,看看它的真面目。但是,多少年来,我没法找到关于八股文的书籍,在网上查,也没有这方面确切的资料。好在一次我转兰州的书店“纸中城帮”,偶尔间发现了一本《清代八股文》的小书,我如获至宝,兴冲冲地赶紧拿回了家。

   这本书才200多页,作者是邓云乡,我还不熟悉这个人,但从书的扉页上介绍作者的著作集子来看,他是个杂家,研究花草虫鱼,北京四合院,红楼梦风俗等等。对于这样的杂家,我向来比较感兴趣,何况还是介绍八股文知识的著作,所以我对这本书就读得很仔细。

   读完全书,我基本上对八股文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如何产生的,历史发展,功过是非,写作方法等等。原来,八股文并不是那么地反动,当然也的确不好,它退出历史的舞台是历史的必然。最后,我却得出一个与八股文无关的奇怪念头来:我们中国人就是怪,对任何事情的评价,都是人云亦云地瞎起哄,从来不做实际的调查,不进行自我的判断和分析。更糟糕的是,我们可以武断地说,这东西好,这东西坏,但是,它到底怎么好,怎么坏,我们却没有见过实物。没见过实物到还罢了,最让人可怕的是,我们连想见一见实物的兴趣都没有。

  我们民族这样的是非判断力是非常可怕的,“文革”的悲剧,就是这种民族是非判断力失控、出了问题的最好例证。当然,我们的民族能够形成这样的民族性格,与我们长期以来受八股文思想的控制有直接或者间接的原因的。要说清楚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我也不想说。我只想谈谈读完这本书以后的感受而已。了解了清代的八股文情况,我最吃惊的是一些我过去根本没想到的事情,我就对这些“没想到”感兴趣,下面,我就讲讲这些“没想到”。至于什么叫八股文,八股文怎么写,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一读邓云乡先生的这本书,书是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的。

  1,历史上,对于八股文的废立问题的争论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且,废止八股文的声音一直高于保留的声音。

  我们按照一般的感性理解,八股文从元代基本形成,直到上世纪初消亡,可能是腐朽的统治阶级的顽固造成的。其实不然,封建社会的皇帝是家天下的,天下就是他的家,谁不想把自己的家搞得红红火火地?皇帝手下的那些官员,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要为国家效力,要“修齐治平”,他们不可能不考虑怎么样才能最好地选拔官员的问题。但是,国家选拔官员,不考试怎么选?考试过于简单怎么能选拔出最优秀的人才?不把知识分子完全用《四书》、《五经》完全驯化武装了,他们怎么才能听皇帝的话?所以,用八股文考试是最科学,最公平,最有效的方法,是使政治稳定最好的途径。但是,一个事情过于严密了,其反面的后果就是死板,僵化,统治阶级历来是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的,大多皇帝都动过废止八股文的念头,但是,废止了,我们还有最好的办法吗?历史上几次废止的实验都是失败的,所以,八股文就是废止不了。

  但是,反对的声音自从八股文产生的时候就没有停息过。反对者主要是两类人:第一类是的确认为八股文僵化、古板,与社会没有实际意义的人,这些人是实用主义者,比如清末的李长源著文说:“中国之士,专尚制艺,上以此求,下以此应。将其一生有限之精神,尽耗于八股、五言之内,外此则不遑涉猎,及夫登第入官,上至国计民生,下至人情风俗,非所素习,措置无从,皆因仕学两途,以致言行不逮。”第二类是吃了八股文的亏的人。八股考试,录取率很低,那么,社会上大多读书人,穷其一生,大多都取不到“功名”,只能沦落于社会底层,耕不能耕,种不能种,像孔已己一样,成为社会的另类阶层。最后,就把一切怨气发到科举,八股身上,骂八股是个坏东西。比如象蒲松龄、吴敬梓之类,就属于这一类人。

  最典型的是吕留良在一本书的注解里面引用的一个典故,可以说是黑色幽默了, 它最能代表社会主流对八股文的认识和愤恨,其文曰:“崇祯末,有人拟一仪壮云:谨具大明江山一座,崇祯夫妻两口,奉申挚敬。晚生八股顿首。”这,完全就把明朝灭亡的责任都归到了八股文身上,自然,它是大部分知识分子的共识,清朝的皇帝对此也明明白白,官员们也是清清楚楚的,但是,人们还没有发明一种更完美、更科学的制度来,八股文竟然是以其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历史上活跃了那么长时间。

  2,科举考试竟然是那么地难,要比我们现在所有的考试都难多了。

  一个小孩子,如果要走仕途之道,首先要读通《四书》、《五经》,然后学会写八股文,接下来是没完没了的考试。先是县试,在县试中考过关,才具备了童生的资格。有了童生的资格,才能参加府试,府试过关了,才可以参加考秀才的考试。秀才考上了,下来才可以参加省上的乡试,乡试过关,才取得了举人的资格。举人考上了,才可以参加第二年春天在北京举行的会试,会试过关,最后才能够参加皇帝主持的殿试。在这些所有的考试中,除了殿试不考八股文以外,前面所有的考试都要考八股文,并且不是考一次,比如在府试和乡试中,都要考几场,其中只有一场属于正规考试,其余的是模拟考试,内容都是考八股文。尤其麻烦的是,所谓的秀才、举人,如果在功名上没有进步,那么还得参加每年的审验性质的考试,也就是说,每一年,政府都要组织正式的考试,对举人和秀才进行考核,如果考过关,就保留原先的资格,考不过关,就要取消举人或者秀才的资格。所以说,在清代,一个人如果想当官,想在仕途上发展,你就和考试结下了不解之缘,除非你已经被政府任命为具体的官员。就是官员,还看是什么职务,如果是在翰林院任职,也得和秀才、举人一样,没完没了地参加一次又一次的考核性考试。还有那些考官,也得永无休止地训练和强化八股文的写作。据邓先生文中反映,嘉庆二十一年,林则徐被任命为江西的副主考,他在日记中反映出,自从做这项工作以来,他一直在学习和思考,怎么样才能选出最好的文章,怎么样的人才能够被朝廷选中。林则徐的日记很详细,同时也反映出林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八股文大家。

  有清一代,所有的读书人都圈圄于八股文的学习和写作,并且一次又一次地参加八股文的考试,而且,八股文是那么的难学,难写,但是,大部分的读书人,一生当中只研究、学习八股文,这的确是对人精神的摧残,天下的知识,不仅仅是八股文,一个人读了书,识了字,不可能只对八股文感兴趣,他必然对其它所有的东西也会有兴趣,《红楼梦》里面的黛玉和宝钗小姐,还对才子佳人的“杂书”感兴趣呢,但是,科举考试的要求只允许你不断地在八股文的世界里挣扎,滚爬,直到被任命为具体的官员为止。可是,在天下所有的读书人里面,真正靠八股文取得功名的人毕竟是少数,而绝大部分读书人成了八股文的牺牲品。吴敬梓的《儒林外史》是专门描画读书人命运的,那里面的描画非常形象和真实,你看看,当时的读书人的命运是多么的悲惨和不幸。在这一点上,八股文的确对人的摧残上是罪莫大焉。

  3,八股文的文体是极其的完美,是汉语文体经典浓缩之精华。

  一个读书人用毕生精力学习和掌握,并且可以决定一个人,以至于一个家族命运的文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看了邓云乡先生的介绍,原来它只有700多字,最长也不能超过3000字,就是这么简单的千十个文字,却包含了汉语语言的所有之精华。其具体表现如下:

  a,在这短短的文字里面,必须有微言大义,要代圣人立言。说简单一点,就是中心思想要绝对深刻。虽然不要求超越孔子和孟子,但必须符合和接近他们的思想境界,当然,能够超越圣人,那就更好了。可以想象,要在千把字的文章里面,能作到这一点,本身是何其难矣。胸中如果没有大境界,没有大沟壑,谁能做到那么好?

  b,文章结构极为讲究。所谓“八股”者,即一篇短短的文章在结构上必须由八个部分构成,缺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行。大体归结起来,主要可以分为下面几部分:一是破题,即用一两句话揭示全文的主题思想,还要紧紧扣住文章的题目;二是承题,承题是对破题的进一步解释,以三句五句为易;三是起讲,即正式展开进行议论,这是考验一个写文章者真正水平的时候。尤其重要的是,在这里,是不能由作者任意发挥的,必须以圣人的意志为意志,甚至在语气上,也必须完全吻合孔子和孟子的语气;四是排比,排比部分,又分为提比、中比、后比三部分,这里排比句子必须要用或四、或六、或八的对子构成;五是大结,也就是最后总结中心思想,照应开头的破题。

  在这样严格的结构里面,每一个句子,每一个词都要放得开,还要收得住,并且还要极为妥帖,这,没有相当的修养根本是达不到的。这就象在刀尖上舞蹈一样,就给你极为严格和狭小的空间,然后让你把舞蹈跳完美,跳洒脱,跳出韵味来,如果没有相当的水平,的确是做不好的。

  在这点上,我认为八股文是很科学的一种文体。因为,八股文就是选拔官员用的,一个官员,能够被非常复杂的、琐碎的条条框框所约束,还能办好事情,这才是好官员,想想现在的官员,没有受过约束训练,所以胆子才那么大,在位置上为所欲为,是很不好的,国家应该想一个办法,让官员们接受以下约束性训练。

  C,八股文文体包含了中国古典诗赋文学的所有要素。

  在唐代,国家是以诗赋取士的,所以推动了唐代整体诗歌水平的提高。但在明、清之际,采用了八股取士的方法,但是,八股文里面完全包含了诗赋文学的元素,比如在破题和承题部分,语言必须要吻合《论语》,《孟子》,或者《楚辞》的味道,在排比部分,要严格合乎诗词歌赋的对仗、排比格式,连平仄上也不能有一点马虎。所以说,科举考试考的是八股文,但是,没有一定的文学功底,是写不好八股文的。《儒林外史》中,好些写八股文的人在文学上几乎是白痴。这大约是吴敬梓故意的夸大其辞,因为,吴敬梓的文学才华太好了,他潜意识中,要求读书人都要象他一样,而写八股文的人大多都比不上他,所以他对于这些读书人就要贬损,就要挖苦,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D,八股文在语言风格上,是浓缩又浓缩的精华,把汉语的精练到最简练,最准确的地步。

  八股文的语言风格,必须以《四书》、《五经》为范本,尤其是要完全吻合《论语》的语言风味,甚至于要在《论语》的基础上再提炼,再升华。所以,凡好的八股文,语言无不精准传神。同时在要求学生学习八股文的时候,也必须注意语言问题,力求达到语言表现力的最高境界。这无疑是很好的事情,鲁迅、周作人、胡适他们都受过八股文的训练,他们后来能成为文学大家,我想,这与他们所历练的八股文教育是很有关系的。

  4,任何事情如果过头了,必然会物极必反,会自觉不自觉地走到反面去。

  明、清之际,天下所有的读书人都拥挤在科举这一条道上,所以绝大多数的人仅以学习八股文为第一要着。周作人在他日记的按语中回忆说:“这些八股文,试贴诗,现在说起来,有些人差不多已经不大明白是怎么样的东西了。但在那时候是读书人的惟一功课,谁都非做不可的。”

  这充分说明了在八股教育的时代,所谓的读书,就是读八股文,所谓的写文章,就是写八股文。每一个读书人,不管你在后来的各级科举考试中考得中还是考不中,不管你后来是诗人、古文家、或是大学者,或是小官吏……总之,不管你后来如何,而在书房里学写文章时,都是学八股文的。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让所有的知识分子都为了考试而考试,拼弃了哲学、经济学、自然科学的学习和研究,而是把所有的精力和智慧都用在了八股文的写作和研究上,这无疑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中国后来的衰败和没落,八股文虽然不是罪魁祸首,但我们完全可以说,是八股文阻挡了中国社会的发展进程怎么说也不算过分。

  邓云乡先生在该书中,没有明确地表达自己对八股文的批判态度,他仅仅是介绍八股文的特点和历史沿革问题,但是,我在读完邓先生的全书的时候,在了解到八股文知识的同时,还感觉到郁闷——八股文仅仅是一种考试文体,但我们中国人把这种文体完善到极为精致、极为严密的时候,并且把他作为普天之下所有读书人惟一学问的时候,我们的中国从此也就僵化了,衰落了。这的确是我们的大悲哀。

  书读完了,心里还有很多话要说,但仅仅上面这些,已经太拉杂,太零乱了。再说下去,估计会更零乱,所以就此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