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红楼梦识小小之贾宝玉与八股文

2021年11月15日 09:58:429百度已收录

  我们乡下有个笑话说某人跟他儿子说:“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赚钱养家,很辛苦的,你要懂事啊。”儿子却说:“你们大家都不用读书,我要读书,我最辛苦。”的确,对于小孩童来说,读书是一件苦差使。要是都能够像贾宝玉那样天天不用上学而又能够吟诗作对,那就好了。说他不用读书似乎也不完全对,《红楼梦》第九回中,贾宝玉因想和秦钟朝夕相处,于是假装出很读书上进的样子,速速作成了两人同在义学里读书的安排。想起他的动机就令人觉得好笑。六十六回兴儿跟尤二姐说贾宝玉长这么大没上过正经学堂,可见秦钟死后,他是没有那上学的兴趣的。而在当时的社会里,一般所言的正经上学基本上都是为了科举应试。

  第九回写到贾政教训完了宝玉之后,接着教训李贵,吓得李贵:

  忙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连连答应“是“,又回说:“哥儿已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说的满座哄然大笑起来.贾政也撑不住笑了.因说道:“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偷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

  从上面一段看出贾宝玉至少已经读完了《诗经》的前两本,而《四书》似乎也已经读过,第七回宝玉曾经跟秦钟说“我因上年业师回去了,也现荒废着。家父之意,亦欲暂送我去,且温习着旧书,待明年业师上来,再各自在家读书”,这温习的旧书似乎就是指《四书》,因为自元春教他几千字在肚子里之后,是可算做完了启蒙阶段的教育了。又第七十三回写宝玉“如今打算打算,肚子内现可背诵的,不过《学》、《庸》,《二论》是带注背得出的,至上本《孟子》就有一半是夹生的,若凭空提一句,断不能接背的;至《下孟》,就有一大半忘了。算起五经来,因近来作诗,常把《诗经》读些,虽不甚精阐,还可塞责。别的虽不记得,素日贾政也幸未吩咐过读的,纵不知,也还不妨”。从第七回到七十三回,贾宝玉仍处于《四书》的水平,而且不少居然还忘记了,可见他是一直都没有正经地读过书的。他这种水平,不要说考举人进士,就是考秀才也难及格。按清制,童生的县试一般考五场,最重要的为第一场,考四书文两篇,五言六韵试贴诗一首。县试通过后还要考府试、院试,院试中式者即为秀才。第二回说到贾珠十四岁就进了学即指他十四岁中了秀才。在科场上贾珠要比宝玉厉害多了,也怪不得王夫人会说“要是你在,就是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可见是把贾珠当成更可靠的依靠者了。

  那么为什么说宝玉去考试的话连秀才都考不上呢?原因就在于当时是以八股取士。八股文又叫做制艺、时文,因其出题范围在《四书》之内,因而又叫做四书文。也正因为如此,这种考试方法在应用了二百多年以后,出题既要有新意又不能和以前出过的重复了,这就令出题者很为难了,于是产生了一种“截”题法。比如“异邦人称之亦曰夫人”是《论语》中《季氏》篇的未句,“阳货欲见孔子”是《阳货》篇中的首句,有考官截成“君夫人阳货欲”,真真要令考生考破了脑袋。因为八股文最重要的在于“破题”,即要在文章的开篇把题义点明,如果不熟背《四书》,这一关是难以通过的。《红楼梦》里具体地谈到八股文的是在第八十四回,写到贾宝玉才开笔,就是说他才开始写八股文。贾代儒给他出的题目是“吾十有五而志于学”,宝玉的破题是“圣人有志于学,幼而已然矣”。因为“吾十有五而志于学”这句话是孔子说的,因而用“圣人”来破“吾”字。而代儒将“幼”字抹掉,按贾政所言“幼”指从小至十六以前,因而用它来破“十有五”显然是不对的。

  八股文的要求之严格于此可见一斑。破题而后还有承题、八比、大结三个部分,其中八比其实是对仗的八个段落。第九回写到代儒有事,只留下一句七言对联,对对联在当时主要也还是为作八股文做准备。

  八股文章做得好的都要讲究义理、考据、词章,破题当然有些考据的意思在内,而八比则于词章上见功夫,剩下的义理就要看考生如何代圣贤立言了。启功先生在《说八股》一书里写道:

  八股文的“体制”,是要“代圣贤立言”,所以题目的话是哪个圣贤说的,作文者从“起讲”起就要站在那个圣贤的立场,“设身处地”地想,替他把题目的那句话加以阐发、分析,说出几百句那个圣贤没说过具体的那些话,而替他说话的人所说的又句句说得“逼真活现”,体会出符合(也就是“迎合”)那个圣贤意旨的话来,而所根据的解释,又必定要出于“朱注”的。

  这种“口气”为贾宝玉所痛恨,如第七十三回写到贾宝玉认为时文八股一道,原非圣贤之制撰,焉能阐发圣贤之微奥,不过作后人饵名钓禄之阶。然而贾宝玉对八股文的厌恶其实还远不止于这种程度。三十六回写到他“因祸延古人,除四书外,竟将别的书焚了”,《西厢记》、《牡丹亭》贾宝玉自然舍不得烧的,就是合德飞燕之类也不至于遭此毒手。那么贾宝玉所焚的又是什么书呢?原来不是别的,就是当时每个读书人案头上必备的《经义模范》、《制艺程式》这一类专门教人如何做八股文的书籍。这才是宝钗劝宝玉要读的,而读了之后可成了“国贼禄鬼”,而又是“前人无故生事,立言竖辞”可以“导后世须眉浊物”的书籍。也只有这种书籍才可以跟《四书》相提并论,称之为除了《四书》之外的“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