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遭天谴的什么东西----地方政府为还债,“黑手”伸向A股市场~~造反吧~(

2021年11月16日 10:01:093百度已收录

A股市场上,实际控制人为地方国资委或地方政府的上市公司有622家,市值达到约2.7万亿,如果银行、债券等直接和间接融资渠道受控,那么这些公司的股票或可成为地方筹资还债的新出路。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刘永刚|北京报道

    漠南(化名)和地方政府没有任何关系,但和上市公司存在交易联系。严格意义上说,漠南只是个中介,从3月份开始,漠南和他的投资公司已经通过大宗交易平台接下了几十家“大小非”(指大额小额限售非流通股)的上市公司股权,其中有不少是地方国资背景的企业。

    漠南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异常,也并未多想生意为何突然如此好做。“就是最近几个月,从3月份开始交易量剧增。”在北京朝阳区的一幢甲级写字楼里,漠南漫不经心地说。

    和中介的漫不经心相比,市场人士对此却异常警觉。消息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3月份正是中央为清理地方融资平台不断放出消息的时候,直到7月份审计署公布全国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额度,这期间,大宗交易每个月都过百亿元。

    《中国经济周刊》通过A股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持股市值统计,地方国资委和地方政府控制约2.7万亿元市值。上述消息人士表示,若银行、债券等直接和间接融资渠道受控,则很有可能借用股市进行圈钱或抛售。

    上半年大宗交易超690亿元

    漠南真正的工作时间是每个交易日的3点至3点半,其他时间则都在寻找猎物。

    2008年4月,中国证监会发布了《上市公司解除限售存量股份转让指导意见》,该指导意见简单地说,就是令A股市场闻风丧胆的“大小非”们每月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股份将被限制,一旦减持股份超过总股本的1%,就必须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

    大宗交易的本意是买卖双方商定好数量、价格,通过交易所的通道进行股权转让。随着大宗交易市场的活跃,一些嗅觉敏锐的炒家们发现,交易是需要中介的。

    据漠南介绍,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撮合卖方和接盘者,从中牵线搭桥。大宗交易的特点是可以折价交易,就是指成交价格会比当天二级市场的收盘价格低。

    “低折扣、高回扣是业内比较流行的做法,但主要是针对‘大小非’。”漠南说,所谓“低折扣、高回扣”就是买卖双方在私底下约定一个交易价格,同时再约定一个在大宗交易平台的交易价格,真实的价格会远远低于大宗交易平台的价格,这里的差价就是中介的利润。

    “我们一般是以九折左右的价格拿下股份,再卖掉。”漠南说,“如果要卖股份的机构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这笔大宗交易的业务就会比较有空间,大股东对公司的情况很了解,我们对买下股权就更有把握,如果未来一段时间上市公司会有比较好的基本面变化,那么我们就不会在折扣上太多计较。”

    而最近一段时间,漠南发现,其接触的希望减持的股东里,国资背景公司的“大小非”在不断增加。

    据万得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沪深两市大宗交易平台上成交总量72.26亿股,成交金额690.62亿元,而2010年上半年的成交金额仅207.6亿元,2009年的全年成交金额才为642.5亿元。而且其中,今年2月份成交额还是61.7亿元,3月份突然发力突破14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自年初起截至7月11日,在622家拥有地方政府和地方国资委背景的上市公司中,有111家进行大宗交易成交金额达到94.46亿元。

    就个股而言,北京市国资委控股的昊华能源(30.00,0.14,0.47%)大宗交易金额最多,达94763.42万元,其后依次为中泰化学(13.45,-0.26,-1.90%)、大连国际(12.61,-0.20,-1.56%)、华泰证券(11.95,-0.11,-0.91%)、格力电器(23.36,-0.50,-2.10%)、湘电股份(13.14,0.20,1.55%)、桂林旅游(11.65,-0.19,-1.60%)、洋河股份(133.00,-1.05,-0.78%)、江淮汽车(10.53,-0.35,-3.22%)、陕鼓动力(12.27,-0.16,-1.29%)。

    中信证券(12.71,-0.20,-1.55%)分析师卢刚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目前的情况看,今年大宗交易的额度必将创出历史新高。

    幕后推手是地方债?

    大宗交易成交金额的暴增趋势在让市场感到诧异的同时,更让人们疑惑,谁是背后的推手?“成交金额的暴增一定程度上和地方政府债务有所关联。”东北某省一位金融系统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一年几百亿的大宗交易金额能解决动辄上千亿的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问题?“看起来不可能,但实际上,各地的地方债务并非全部都要还,眼前需要的估计也就是几百亿。”上述官员透露,地方国资的确有通过减持部分国企上市公司股权,以紧急应付地方债务清理中出现的危机情况。

    虽然通过大宗交易市场的成交披露资料很难判断卖方的具体身份,但从被成交的上市公司角度或许能看出一些端倪,多家地方国资控制下的上市公司都出现在6月的大宗交易成交名单中。

    中投证券根据上市公司的减持公告和均匀减持模型测算表明,5月发布了减持公告的上市公司股东共减持5亿股,环比大幅上升108%。从被减持上市公司的股东性质来看,国有股东减持占比约为55.4%。这一比例创出近三年来的新高。

    上述官员表示,随着中央政府对于清理地方政府债务的力度不断加大,一些问题严重的地方政府必然要“想办法和对策”。

    助推A股下行?

    分析人士认为,在地方政府债务的各方影响下,市场已经显现出了对地方政府的“不信任”。

    7月11日,财政部代理招标今年首批11省市共两期地方政府债券,出乎很多人意料,三年期地方政府债因未招满而首现流标。而地方政府债是以地方政府为偿债主体发行的债券,由于由财政部代理发行,其信用程度和国债基本一致。区别于城投债、市政建设债,其发行主体是地方政府旗下设立的融资平台公司。

    卢刚坦言,虽然地方政府债流标与地方融资平台偿债能力无直接关联,但“近期关于地方融资平台还债能力不足的传闻还是会对招标结果产生间接影响”。

    和地方债遭遇流标相比,作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之一的城投债更是“委屈”。就在云南省延期还贷事件被曝光当天的7月6日下午,临近收市还差1分钟,重庆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公司债券“10渝交通债”突然遭遇打压,现券净价瞬间从97.98元直落近8元,收至90.3元。

    当天,沪、深交易所企业债券市场多只企业债券或在盘中或在临近收市时,均受到打击。从遇袭的债券品种上看,多数为2009年以来发行的企业债,其中以地方城投公司发行的债券居多。

    一家基金公司的研究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由于地方债务清理问题在近期集中被曝光,所以大多数机构对于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各种债券都保持谨慎的态度。

    更为重要的是,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原本就受到中小板、创业板“大小非”巨大减持压力冲击的A股,在地方政府和地方国资股东套现冲动之下,继续下行的风险依然存在。

  点击进入[上证指数吧]讨论

  完了,加入“失足妇女”大军的风险筹码又加了重重一坨~~~~~